2021年10月25-27日  北京中国国际展览中心
你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中国军火进军国际高端市场

按照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的数据,从2012到2016年,中国是全球第三大武器出口商。提起中国外贸武器,脱口而出的形容词就是“物美价廉”,但同时在全球武器市场上也给人一种“小众商品出口商”之感。

中国在军工领域的埋头苦干终于迎来收获期,中国外贸武器已经闯进了被西方军火巨头们长期把持的高端防务市场,一大批“昂贵”但绝对物超所值的高端装备开始颠覆世人对中国外贸武器的刻板印象。


中国GJ-1无人机的性能与美军MQ-1“捕食者”无人机相仿。


目前,中国军工外贸仍有相当大的比例是面向第三世界,产品也以中低端武器为主,比如中国60%的武器出口是面向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缅甸这3个国家,从2012年到2016年,还有22%销往非洲国家。不过这种情况正在慢慢发生改观,中国向几家非传统买家出售了许多高端先进装备,包括沙特、阿联酋、马来西亚和泰国等。

军用无人机成为中国“闯进”世界高端防务市场的敲门砖,随着中国无人机的研发进入“快车道”,中国制造的高端军用无人机受到了中东、非洲和中亚国家热烈欢迎,至少9个国家已向中国购买无人机,使中国无人机总体出口数量跃居世界第一。

通过购买和使用中国的无人机(在实战中表现亮眼),很多中国武器的非传统买家对中国高端武器信心大涨,这也为中国武器在国际高端防务市场打开局面奠定了基础。


大疆总部位于中国深圳,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无人机生产商,世界市场占有率达70%。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武器外销的竞价模式正逐步由“价格取胜”转向“质量为王”,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事件是,中国VT-4坦克在泰国竞标中击败俄罗斯T-90坦克,而VT-4的单价(580余万美元,与豹2A6相当)比T-90贵了100多万美元,考虑到泰国向来是西方军火商的传统客户,这笔买卖的意义就显得尤为特殊和重大。

多种新型陆地武器装备在2016年第十一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上亮相。这是展馆内的VT-4主战坦克多种新型陆地武器装备在2016年第十一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上亮相。这是展馆内的VT-4主战坦克。


另外在常规潜艇的竞争中,中国两次击败欧洲军火巨头夺取最后胜利——为巴基斯坦建造8艘潜艇,合同总价为40亿至50亿美元。为泰国建造3艘潜艇,合同总价约为10亿美元。据称出售给两国的潜艇是同一型号,但是巴基斯坦的版本配备了AIP系统,成本大幅提高,价格昂贵也是理所当然,一分钱一分货嘛。

土耳其政府曾在2013年9月宣布中国精密机械进出口总公司以34亿美元的标价成功中标该国首个远程防空反导系统。虽然后来因外部干扰,土耳其单方面撤约,但红旗-9毕竟是在竞标中一路过关斩将,击败了美国、俄罗斯、法国和意大利等国的同型装备,而这潜在的广告效应不容小觑。

此后不久,已有至少3个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卡塔尔)购买了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单价(一个营的装备)约为3亿美元,而俄罗斯目前出口的最先进的S-400防空系统单价也不过4亿美元左右。


中国红旗9防空系统


另一个存在巨大利润空间的是战机领域,中国与巴基斯坦联合研制的枭龙战机的第三国外销在多年沉寂后终于传出好消息,据称缅甸已经签署订购16架“枭龙”的合同,每架飞机的售价为1600万美元。另外歼-10战斗机的外销版FC-20多用途战斗机模型也在海外航展亮相,据称巴基斯坦和伊朗已对这款战机表达出浓厚兴趣。

中国的外贸版五代机FC-31自2014年珠海航展飞行表演之后,在各类海内外航展和武器展上都进行了重点推介。在没有机会(或者说财力不足)购买美制F-35而又有5代战机需求的国家中,中国的FC-31堪称最优选择。

2016年10月27日,中国广东珠海市,巴基斯坦空军枭龙飞行表演队在珠海航展布展完毕。


今年8月16日,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在包头隆重举办“装甲与反装甲日”活动,一次性展出了10多型共34辆装甲车辆。中国多型外贸顶尖武器,同样在实弹射击环节展示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强悍战力。

价廉物美是中国武器的传统优势,但是在高端防务市场,精益求精也是并行不悖的追求,亮眼的性能数据以及更强的战场适应能力也会非常显著地体现在成本和售价上,中国武器有颜值、有实力、好用而且物超所值,这样的诱惑谁又能拒绝呢?

歼-20换发 “太行”是过渡,“峨眉”是未来


2016年11月,在广东珠海首次公开亮相的歼-20飞机

来源:中国科技网


国产四代战机歼-20的发动机问题一直是广大军迷关注的热点话题。近日,一架喷涂黄装的歼-20图片在网络上曝光。

国产四代战机歼-20的发动机问题一直是广大军迷关注的热点话题。近日,一架喷涂黄装的歼-20图片在网络上曝光。有军事爱好者从发动机尾喷管调节片的外形结构分析,其用的不是以往的俄制AL-31F改进型发动机。此前也有媒体猜测歼-20已经采用了“峨眉”发动机,即涡扇-15发动机。那么,歼-20是否真的已经更换国产发动机了呢?

军事评论员程硕人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涡扇-15是歼-20的原配发动机,国人的确对其寄予厚望。如果涡扇-15装备歼-20,那么它应该具备了与美国F-22战斗机装备的F119发动机相当的推力,且涵道比小,高速性能好,能够让歼-20轻松完成超声速巡航的性能指标。而作为一款矢量发动机,涡扇-15也必定会让歼-20本就强劲的机动性能更上一层楼。不过,根据目前披露的照片,发动机并不具备矢量喷口,所以应当不是大家期待的‘峨眉’”。

网络上曝光的歼-20图片


用AL-31F是“小马拉大车”

一直以来,网传歼-20最初装备的是俄制AL-31F航空发动机。AL-31F是由俄罗斯研制的带加力燃烧室的涡扇发动机。苏-27著名的“眼镜蛇”机动飞行动作就离不开“幕后英雄”——AL-31F。这种发动机尺寸小、推力大、稳定性高、维修简便。为了适应中国战机的需求,我国在引进这款发动机后,进行了多次改进。

几年前,媒体在报道空军5719工厂先进事迹时指出,该厂自主创新了21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三代飞机发动机关键部件再制造技术,突破了由少数西方国家对航空发动机再制造技术的垄断,使空军三代战机的发动机寿命从900小时延长到1500小时。

普遍分析认为,这个改装的发动机就是俄制AL-31F。

程硕人指出,“使用于歼-20上的AL-31F发动机均经过5719厂的再制造环节,应该不仅限于延长寿命。经过再制造以后的发动机,加力尾喷火焰呈纯蓝色,与再制造前蓝橙相间颜色火焰的温度相比有较大提高。不过即便经过了再制造,其性能也距离真正的四代发动机仍相差甚远。初期批次的歼-20仍然面临动力不足的问题,难以发挥机体平台本身的最大潜力,的确是‘小马拉大车’”。

“太行”发动机尾部



战机换发堪称“伤筋动骨”

“作为我国军事现代化的重要一步,歼-20如果继续使用俄罗斯AL-31F发动机,无论在技术上还是现实中都是不合适的。”程硕人指出,AL-31F是俄罗斯礼炮厂的产品,近年来该厂处于技工更新换代的阵痛期,在质量和产量上都难以满足歼-20的高要求。同时,AL-31F发动机的采购价格也水涨船高,从最初的300万美元已经升至最高500万美元以上。在这两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我国寻求替代方案也是顺理成章。

“此外,作为我国空军未来二十年的主力装备,在‘国货’堪用的前提下,继续沿用外国发动机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程硕人说。

然而,有媒体也指出,为一架已经实现设计定型并批量装备部队的战斗机更换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发动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历史上也不乏失败案例。

对此,程硕人指出,由于原始设计的区别,每一款发动机所侧重的性能都有所不同,此外进气流量、燃油效率(油耗、航程变化)、重量差别(对飞机重心产生影响)也会给换发之后的飞机带来不确定性。

“这之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进气流量。”他举例道,以F-16战机为例,美军为F-16配备了F100和F110两款发动机,并要求尺寸、重量、推力都几乎一致。即便已经如此相似,但F100版F-16和F110版F-16的进气道却仍有很大区别。这个例子充分说明了更换发动机“伤筋动骨”。



太行”发动机全貌


换装“太行”仍属替代方案

那么,如果歼-20换装发动机,国产发动机在性能上应该满足哪些要求呢?

程硕人认为,从技术性能方面来说,以F-22、F-35为代表的第四代战斗机更侧重超音速阶段的性能。而新一代的战机对于发动机性能自然有更高的要求,不仅要求推力更大,同时也要求重量较轻,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推重比的增加。适配四代机的发动机原则上推重比要达到9,理想情况是10以上,要比传统三代机发动机的7—8强上不少。

然而前述分析也指出,此次歼-20换装的发动机不太可能是“峨眉”发动机。对此,程硕人分析认为,“综合网图分析,我认为这应当是对高速阶段性能有所优化、不同于以往的新型‘太行’发动机。由于基础设计的缘故,原本的涡扇-10‘太行’发动机更侧重于亚音速阶段的性能,高速阶段性能衰减相比于AL-31F较大,因此歼-20在试飞阶段使用AL-31F是比较合理的选择。经过改进的新型‘太行’发动机或许已经解决这个问题。此时替代AL-31F显得顺理成章”。

“太行”发动机是我国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性能、大推力、加力式涡轮风扇发动机,它结束了国产先进涡扇发动机的空白。然而,这款发动机毕竟不是为四代机专门配备的,换装新型“太行”依然解决不了歼-20的动力瓶颈,只能作为AL-31F的替代方案。未来,还是会采用专门为四代机研制的小涵道比推力矢量涡扇发动机——“峨眉”。

“之所以选更换改进后的‘太行’发动机,而不是为歼-20配套的‘峨眉’,应该是正在研制过程中的‘峨眉’技术还不够成熟。这是一个过渡方案。”程硕人说,“未来若我国实现了‘峨眉’发动机的国产化,就可以避免受制于人,并显著增加各种新型战斗机的产量。”



上一篇:国防信息化建设催生两千亿市场 军工迎重大发展机遇 下一篇:“明星”云集!感受中国航展澎湃驱动力